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春色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我的大学之水嫩女友- 第16章 玉足和三明治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2-13 00:01:17   

      “喂,你丫急什么?”

      我看着屠仁迪那猴急的样子,心里一阵鄙夷,连忙出言阻止道:“小媛的眼睛你也不遮住、手也不绑上、床你也不换,等一会她醒了咱俩就热闹了。”

      “哦~~对!我一激动忘了!呵呵……”

      屠仁迪听我说完恍然大悟,看着我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翻身下床,又走到刚才他和小媛交媾的那张床前,把还在他怀中昏迷的小媛轻柔无比的放到床上,随后转过身走到了门口的柜子跟前,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只白色皮箱,接着又转身回到了床边。

      我看着屠仁迪把箱子放到床上打开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眼罩和一小捆红色的棉绳,而这箱子里除了刚才屠仁迪拿出去的东西以外,竟然还有一大堆成人用品,像什么口塞球、项圈、肛塞、串珠……不一而足,光是各式各样的跳蛋就有不下十几个,而且还有七、八根长短粗细各不相同的假阳具,不过最吸引我的,却是箱子最底层的一条漆皮材质的黑色丁字裤,在这丁字裤的里侧紧贴女生私密处的地方,竟然还有两根大约15公分长、拇指粗细的假阳具!

      “嘿嘿~~这是我的宝箱,不错吧?”

      屠仁迪发现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箱子里的东西,很大方的说道:“有你喜欢的吗?喜欢就拿走,都是原装从日本带过来的。”

      “你这家伙不会有SM倾向吧?”

      我看着屠仁迪,一脸的疑惑与担忧。虽然小媛的身材、样貌和体质,做起M来肯定很刺激,但是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友变成M!

      “嗯?哈哈~~你放心吧,这都是为了增加情趣的东西。再说了,我也没有虐待女人的那种不良嗜好。”

      屠仁迪也看出了我的疑惑和担忧,笑着说道:“尤其像弟妹这样惹人怜爱的女孩子,让我爱都爱不过来呢,怎么会去M她啊?”

      “不是就好,我怕小媛会受伤。”

      我点点头,算是认同了屠仁迪的说法。随后,我伸手从箱子里拉出那条带着两根假阳具的丁字裤,拿在手里面仔细地翻看着:“这个丁字裤很特别啊……”

      “我弟弟就是识货!这个是我去日本订做的,可以用无线遥控的震动按摩内裤,当初就做了两条,一条给了陈蕊,这条是我留作备用的。陈蕊这狐媚子一看见这个就爱不释手,刚拿回来那阵,她可是天天穿着啊!嘿嘿……”

      屠仁迪一边说着,一边低下头,开始在小媛身上忙活着。

      只见屠仁迪先把那个红色的眼罩给小媛戴上,然后把小媛轻轻翻了个身,随后又把小媛的两条玉臂反到身后,用那条红棉绳把小媛的两个手腕绑在了一起。

      当这一切做完以后,屠仁迪脸上带着淫笑,对着我打了个眼神,就准备爬到床上享用小媛的玉体娇躯。

      不过这时我却拉住了他,因为就在我翻看那条丁字裤的时候,一个大胆而又淫靡的想法突然钻进了我的大脑,於是我凑近屠仁迪的耳边,把这个想法跟他说了,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怪叫一声,冲我竖起了大拇指,脸上带着的那种淫笑现在更加淫荡了……

      校园文化节还在继续着,舞台上的音乐声和台下的尖叫声不绝於耳,而在拉着厚厚的窗帘的医务室里,伴随着昏暗的灯光、空调送风的噪声,还有一种难以察觉的“嗡嗡”声里,一个穿着黑色漆皮丁字裤、双眼被红色眼罩遮住、两条玉臂也被反绑在身后的娇小可爱的女孩,正躺在一张铺着白床单的床上,不安份的扭动着自己那柔美、可爱的娇躯,雪白乾净的床单,也随着这个女孩的扭动,早已在她身下变成了一团褶皱的白布。

      女孩那两条白皙、修长的玉腿也是向着两边大大的分开着,光滑、笔直的小腿也垂到了床下,而女孩那一对娇小、柔嫩的小脚丫,正被床下并排盘膝而坐的两个男人,分别捧在手里,两个男人粗糙、猩红的舌头,则在女孩那美艳不可方物的玉足上、乾净的趾缝间来回地舔舐着、亲吻着。

      时而,这两个男人会把女孩玉足的足尖含进口中,用力地挑弄着;时而,又会把女孩那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柔滑、细腻的玉趾含进口中,用力地吮吸着。每当女孩玉足的足尖从这两个男人的口中退出时,女孩都会很乖巧的微微分开自己那沾满口水的玉趾,似是主动邀请这两个男人对自己玉足的侵犯一般,随着两个男人口舌间的动作,惹得女孩更是娇喘不止、淫声连连……

      这个女孩就是我的女友萧梓媛,而正在她两只玉足上大逞口舌之威的,正是我和屠仁迪。虽然此时我心情很复杂,有点后悔答应屠仁迪一起玩弄我女友的请求,可是当我看着躺在床上、一脸娇羞却婉转承欢的女友,心里反而又是一阵激动,再加上小媛那时不时娇声浪叫,弄得我更加激动万分,而我下身那早已挺立的肉棒,也变得愈加坚挺了。

      “哦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嗯……坏死了……竟然叫上……嗯……你的……朋友……哦……一起来……嗯……玩我……嗯……还把人家……遮住眼睛……绑起来……哦……两个……坏蛋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小媛一边扭动着香汗淋漓的娇躯,一边淫声浪语的说道:“你们……嗯……怎么和……我老公一样……呀……都喜欢欺负人家……的小脚丫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不过……嗯……这样好舒服……哦……这内裤……嗯……弄得人家……好难受……嗯……里面又麻又痒的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“嘿嘿~~你这么美的小美人,当然要两个男人来伺候了。”

      屠仁迪摸着小媛的小玉足,一脸的淫笑的调戏着小媛:“怎么样?这条内裤好吗?它能同时插进你的小穴和屁眼里哦,然后就会在那不停地震动。你想想啊,你穿着这个内裤走在马路上,在陌生人的眼光中一边走一边享受着自己两穴中震动的快感,是不是很刺激呢?嘿嘿嘿……”

      “讨厌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这么说……嗯……弄得……人家……嗯……痒死了……”

      小媛口中娇嗔不已,显然是被屠仁迪的话语挑起了欲火,而且同时又被那条带着两根假阳具的内裤折磨得难受,连带着小媛那娇柔、雪白娇躯,也在床上前后左右的四处乱扭着:“嗯……不要了……你们放过……人家的脚丫吧……嗯……别欺负它了……嗯……你们插进来吧……求你们了……我想要呀……”

      “别着急啊!啧~~我们还没玩够呢!”

      屠仁迪舔着小媛的玉足,同时口中接着说道:“我们舔得你舒服吗?”

      “舒服……嗯……你们快……嗯……插进来吧……我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里面……好痒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给我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小媛娇声腻语的央求着我和屠仁迪,想让我们赶紧插进自己那已经痒得不行的小穴里。

      不过屠仁迪却还不想放过小媛,只见屠仁迪冲我做了个眼神,我心领神会的点点头,然后我们两人同时松开了小媛的玉足,就这样坐在地上,看着正躺在床上已经欲火焚身的小媛。

      “想我们插进去吗?”屠仁迪轻声的问道。

      “想啊……给我……快给我……”

      小媛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娇躯,可以想像她已经快被那条内裤折磨得要疯了。

      “嘿嘿~~好吧,满足你,不过我们两个人还想玩玩你的小脚丫,你明白该怎么做吗?”

      屠仁迪说完冲我点了点头,我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,於是赶紧戴上他给我的那个避孕套,不过当我把这个避孕套戴上以后,我才发现这个套子是多么的“恐怖”这个避孕套打开后,看着跟普通的浮点避孕套一样,可是只有戴上以后才能发现异常,因为戴上后,整个避孕套外面的浮点,就会变得和大拇指指甲一般大小,而且还变得更加浑圆、坚硬。而最恐怖的是,这些浮点竟然还是呈螺旋状排列着,就像是钻头一样,我现在就能想像得到小媛被这个浮点避孕套折磨得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的情景,唉,光是想想就差点让我交了货!

    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只听见小媛嘤咛一声,我赶紧转过头,发现小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起身坐到了床边,而她的两只小美足,正在缓慢地伸向屠仁迪那粗长壮硕的大肉棒。当小媛一双玉足的足尖刚刚触碰到屠仁迪的大肉棒上时,竟然像是触电一样猛然间缩了回去,十根葱白、圆润的玉趾,更是紧紧地夹在了一起,让人看着不禁想上前爱抚一番。

      随后,小媛的一双玉足又开始慢慢伸向屠仁迪的胯下,最后两只玉足一上一下的全部缓缓贴踏在了屠仁迪的大肉棒上,小媛右侧玉足的五根玉趾,更是贴在屠仁迪那形似毒蘑菇般的大龟头上,而就在这一瞬间,小媛和屠仁迪同时发出了“嗯……”的一声呻吟。

      “嗯……好大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小媛在踏上屠仁迪那大肉棒上后,口中自言自语的小声说了一句,娇躯也不自觉地抖了一下。不过她的这句话,却被我和屠仁迪听了个真真切切,而屠仁迪当即裂开大嘴笑了笑,紧接着屠仁迪说的话,却让我有了种想杀人的冲动……

      “哈哈~~小美女,哥哥我这个家伙大不大啊?比你男朋友的大多了吧?”

      屠仁迪说话间,眼睛竟然还瞄了我一眼。

      我靠!这家伙玩我女友也就算了,竟然调戏我女友的时候还把我拉了进去,顿时气得我想把他宰了!不过小媛说出来的话却很伤我自尊,而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也让我更加无地自容。

      “讨厌啦!你明知故问。”

      小媛满面绯红,嘟着小嘴娇羞不已的应了一声,然后接着说道:“你的好大……比我老公的……哦……大很多……嗯……而且又热又硬的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小媛说完,竟然主动用自己那一双玉足夹在屠仁迪的大肉棒上,开始上下滑动起来,弄得屠仁迪发出了一声满足的笑声,两条胳膊也向后弯去,撑在了自己身后的地上,随后他还把自己的熊腰向前挺了挺,好更为方便地享受小媛那一双玉足带给自己的至尊享受。

      我看到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哪有看着自己女友给别人足交,而正牌男友却在一边凉快的道理!於是我迅速的抓过小媛的一只玉足,把它按在我的肉棒上,想让小媛的玉足也给我泄泄火,不过就在小媛的玉足贴到我的肉棒上时,没想到小媛口中却突然轻轻娇呼了一声……

      “呀!天呐~~这……这是什么啊?”

      小媛停下了动作,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床边,口中话语带着一丝恐惧的说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这上面这么多珠子啊?”

      “哈哈~~小美女别害怕,这叫入珠,是个能让女人欲死欲仙的利器啊!”

      屠仁迪幸灾乐祸的大笑着,说话间还看了我一眼,随后对我做了一个“听我说”的手势,然后面带淫笑的接着说道:“我这个兄弟虽然不能说话,是个哑巴,但是它的家伙却很厉害!一会等它操你的时候,你就能体会到它的厉害了。哦,我没告诉你它的名字,你就叫它“大珠珠哥哥”吧!嘿嘿……现在你先用小脚丫给我们两人的家伙按摩一下,充下电,不然一会我们干你的时候会很无力的。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我听完屠仁迪的话,瞪着双眼看着他,同时冲他比划了一下中指,做了个国际手势,心中不由的大骂你才是哑巴!你才是“猪猪哥哥”你全家都是哑巴加“猪猪”靠!

      小媛听到屠仁迪的话,轻轻的点了点头,随后,她的一双小玉足分别踩在我和屠仁迪的肉棒上,开始缓缓的上下滑弄着。而我则低下头,看着小媛那姣美、柔滑、细腻的小玉足,轻轻的贴在我的肉棒上,上下的运动着。

      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橡胶套,但是我能很好地感觉到从我的肉棒上传来的小媛玉足的那种温热、柔软的触感,这种触感真是让我又爱又恨。爱,是因为小媛的玉足相当完美,我们每次做爱,我都会“狠狠”地欺负小媛的一双玉足;恨,则正是因为小媛的一双玉足相当完美,我才一点一点的教会了小媛足交的技术。

      本想着这样我就能天天享受小媛那一双玉足所带给我的快感,可是没想到,现在竟然让屠仁迪也享受到了那本应属於我的专属快感,这如何不让我愤恨啊!

      “哦……你们两个的都好大!嗯……”

      小媛一边忍受着那条内裤带给自己的快感,一边上下揉弄着我们两人的肉棒,同时口中还柔声细语的说:“好热……这么感觉……你们的都……嗯……好热……好硬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大珠珠……哥哥的那个……真好玩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“嗯?他的好啊?那我的呢?”

      屠仁迪说话间抬起手,在小媛胸前那一对娇乳上轻轻捏了一下,假装生气的说道:“我的不好吗?不好的话,一会我就不干你了,而且我和我兄弟都不干你,让你干着急。嘿嘿~~而且我还会把你男友叫醒,你猜让他看到你这副模样,他会怎么说啊?”

      “啊!不要!别叫醒他!我错了!”

      小媛听到屠仁迪的话,惊恐万分的说道。

      “不叫醒他也行,不过你要好好的伺候我们两个。嘿嘿~~”屠仁迪说着说着突然一乐:“而且你还要淫荡一点,就像是刚才我操你的时候那样,你要喊出来啊!现在重新说我的好吗?嘿嘿嘿……”

      “嗯……”

      小媛乖巧的点点头,紧接着竟然抽回在我肉棒上的玉足,转而贴在屠仁迪的大肉棒上,同时口中娇声腻语道:“大鸡巴哥哥……最好了啦……好大……好粗……又好长……嗯……媛媛最喜欢了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嗯……媛媛夹得……你爽吗……哦……人家……嗯……下面……好痒……媛媛想让……大鸡巴哥哥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我靠啊!小媛竟然不管我的感受,把一双玉足全都给了屠仁迪!不过很快我就想明白了小媛为什么这么做了。其实不得不说小媛很聪明,她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是个哑巴,她只要把屠仁迪伺候好了,今天在医务室里发生的一切事情,就不会传到自己男友的耳朵里,所以才会抽回踩在我肉棒上的玉足,专心致志的去伺候屠仁迪。唉……我的傻女友啊,你不知道你抽回的那只玉足,刚才正是踩在你男友的肉棒上啊!

     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只见现在小媛的两只玉足轻轻的夹住屠仁迪的大肉棒,温柔无比的上下套弄着,时而还会用一只玉足的足背托住屠仁迪那硕大的阴囊,然后再用另一只玉足的五根玉趾轻轻踏在肉棒的棒身上,轻柔的从下到上、再从上到下的揉搓着;时而小媛还会用一只玉足的五根玉趾覆在屠仁迪那粗大的龟头上,轻轻地研磨着、滑动着,弄得屠仁迪浑身酥麻难耐,而且从他龟头上渗出的一丝黏液,也已经是沾满了小媛一双玉足的足尖,在昏暗的灯光衬托下,正在发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淫靡气息!

      而从我这个角度看去,可以看见屠仁迪竟然全身都在颤抖,他那两条向后撑在地上,满是肌肉的胳膊也在不停地抽搐着,而且他口中还不停地“嗯啊”乱叫着,显然已经是爽到了极点,哪里还有一个强壮、持久的男人形象啊!

      其实也不怪他,因为小媛的玉足太漂亮了,而且我还精心调教过小媛足交的技术,每次小媛给我足交的时候,我的反应比他还剧烈,有几次甚至刚被小媛的玉足夹住,我就喷了精,惹得小媛娇笑不止。

      “呼~~你个小骚货……嗯……这双小脚丫居然这么厉害……哦……又白又嫩的……你这小脚丫……哦……根本就不是用来走路的……呼……是专门用来给男人足交……用来玩弄……舔舐的……哦……都他妈快爽死我了……哦……”

      屠仁迪喘着粗气,低着头看着小媛的一双玉足正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挑动着,不由得又接着调戏起了小媛:“哦……小骚货……你男友……嗯……是不是……也喜欢让你夹啊?哦……爽啊!”

      “嗯……我老公也……哦……喜欢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小媛轻声细语的应道,随后又千娇百媚的说:“呜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嗯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哦……你和……嗯……大珠珠哥哥……一起来……操媛媛吧……哦……媛媛真的……不行了……小穴里……太痒了……嗯……”

      “好!我也快不行了,我们现在就给你!”

      屠仁迪对我使了个眼色,同时大吼一声,随后迅速的站起身,一把抱起小媛躺到了床上,然后他的两只大手突然抓住小媛下体穿着的那条按摩内裤,伴随着小媛一声娇呼,这条沾满了小媛爱液的按摩内裤已经飞到了床下,而屠仁迪的大嘴,则趁着小媛娇呼的瞬间,也是飞快的吻在了小媛的樱唇上,粗糙的舌头吐进小媛的口中,拼命地勾取着小媛的津液,小媛也不示弱,也在拼命地用丁香嫩舌纠缠着屠仁迪的舌头,索取着他的口水……

      看到这幅场景,我也不再犹豫,转身也上了床,吃力地分开正在互相吞吐、勾食对方津液的小媛和屠仁迪,把小媛面对面的放到了屠仁迪的身上,而屠仁迪也早有准备,自我放下小媛以后,屠仁迪迅速的把小媛摆了摆姿势,然后只听见“吱”的一声,屠仁迪的大肉棒便全根插进了小媛的小穴,随后就疯狂的上下挺动了起来,顿时惹得小媛那娇吟浪语不绝於耳。

  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哦……我的大鸡巴哥哥……嗯……用你的大鸡巴……哦……操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小媛被屠仁迪的大肉棒操弄得淫声不止,竟然还主动地用自己的翘臀迎合着屠仁迪的抽插,口中的淫叫声更是越来越盛:“大鸡巴……哥哥……哦……好厉害……啊……干得……人家……嗯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就是那里……好深喔……哦……用力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“兄弟,别愣神啊!我们一起!她屁眼还空着呢!哦……夹死我了……真你妈的紧啊!”

      屠仁迪看见我还跪在床上,於是出言要我去插小媛的菊穴。

      我没说话,只是挥挥手示意屠仁迪停下动作,好让我插进去。而小媛这时也发现了我跪在她身后,以她的聪明伶俐,当然知道我要干嘛,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小媛竟然没有反对、没有躲闪,反而稍微撅起了自己的翘臀,等待着我插进自己的菊穴后庭。

      这让我很是意外,因为从小媛以往的表现来看,她对“双插”这个性爱方式还是有些抵触的,那两个黑鬼也好、舞蹈教师也好,他们的“双插”小媛都会出言反抗和躲闪,可是她今天却这么乖巧顺从,难道小媛已经沉迷於肉欲中了!

      不!不会的!小媛绝对不会!今天的放纵过后,小媛还是我那个文静、内向的女友!我爱她!

      我不再多想,伸手沾过一些小媛的爱液,涂在肉棒外边的避孕套上,然后两手扶住小媛两半雪臀向外轻轻分开,随后,我便向前挺身,用肉棒顶在小媛那乾净、秀美的菊穴口上,若即若离的轻轻触碰着。而小媛的菊穴就好像一张性感的小嘴,在我碰到它的时候就会微微张开,等我离开的时候,它又会紧紧闭起……

      “呜……大珠珠哥哥!操我!操媛媛的屁眼啊!媛媛的屁眼好痒!插进来!快啊!”

      小媛被我这样的触碰弄得浑身直颤,但发现我就是不插进来,於是吃力的转过头,口中大声淫叫着催促我赶紧插进去。

      屠仁迪这时候也出言让我快点插进去,於是我也不再继续挑逗小媛了,挺着肉棒,一点一点的就往小媛的菊穴后庭中插去。随着我的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,小媛的口中也会随着我的动作发出低低的呻吟声,而当避孕套上的浮点划过小媛的菊穴口时,小媛的娇躯更是会犹如过电般的强烈颤抖,口中的低吟也会变成似乎带着痛苦、又似乎带着舒爽的大声娇吟,随着每颗浮点的进入,都会激起小媛的这种颤抖、娇吟。

      而小媛菊穴内那直肠的柔软、湿热和蠕动,更是弄得我行将崩溃,差点就精关不守。等我终於插到底以后,小媛直肠的蠕动更加剧烈了,这种难以言表的快感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,像是要把我的肉棒就此留在这里一样,我甚至还能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,屠仁迪的大肉棒的那阵阵跳动……

      就这样,在这个灯光昏暗、充满着荷尔蒙味道的医务室里,两个大男人把一个身材娇小、蒙着双眼、绑着双手的女生夹在中间,做成了“人肉三明治”而这两个男人的两根肉棒分别插在女生下体的花穴和菊穴中,弄得女生娇吟不止。

      “小美女,你知道这个姿势叫什么吗?答对了,我们就轮番插你十下。嘿嘿嘿……”

      屠仁迪感觉到我已经完全进入到小媛的菊穴中后,便又笑着调戏小媛。

      “嗯……大鸡巴哥哥太坏了……人家说不出口啊……”

      小媛扭动着自己的娇躯,娇滴滴的回应着屠仁迪:“你们把人家都……涨满了……呜……好涨……”

      “不说,我们就不动哦!嘿嘿……”

      屠仁迪并不放弃,接着说道:“你想爽就说出来,我可不敢肯定你男友什么时候会醒啊,要是他醒得不是时候,正好看见你……”

      “讨厌啦~~我说还不行吗?大鸡巴哥哥和大珠珠哥哥就会欺负媛媛……”

      小媛假装生气的打断屠仁迪的话,带着娇羞的腻声说道:“这叫“三明治”对不?哦……你们怎么……哦……不说一声……啊……就动啊……哦……呀……插得好深……顶到了……哦……”

      小媛还没有说完,屠仁迪突然就开始了抽插,连带着我也身不由己的动了起来,只不过抽插了十下之后,我和屠仁迪就停了下来,等待着小媛再一次的“召唤”。

      “啊……不要停啊……呜……快点动啊……”

      小媛正在享受着两穴被抽插的快感,没想到我们突然停下了动作,弄得她不上不下的,好生难受,於是小媛赶紧接着说道:“叫“双插”啊……呀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屁眼爽……好爽啊……

      大珠珠……哥哥……再来……更用力地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我和屠仁迪又是“啪啪啪”的各自操弄了十下,然后就又停了下来。

      “呜……呜……你们两个坏蛋……呜……人家就知道这两个啊……动啊……我要……呜……”

      小媛带着哭腔的大声喊道。

      “嘿嘿~~还有一个,那就是“嬲”啊,两个男字中间有个女字,你看看是不是跟咱们现在的位置一样啊?”

      屠仁迪一边淫笑,一边握住小媛的两只娇乳用力地揉搓着。

      这时候窗外传进来了一阵宛转悠扬的钢琴曲,仔细一听是小约翰?施特劳斯的《蓝色多瑙河》这下我和屠仁迪同时脸色大变,因为整个文化节晚会只有一个节目是钢琴独奏,这个节目正是陈蕊表演的,而且还是压轴的节目,也就是说文化节晚会马上就要结束了!

      “我靠!不逗了,兄弟,赶紧吧!”

      屠仁迪面带紧张的看着我说道:“抓紧一切时间!”

      我点点头,於是我们两人便开始了疯狂的顶进抽出,这下弄得小媛更是大声浪叫、淫语连连。

      只见我们二人时而同进同出,时而你进我出,肉棒交错之间,更是带出了小媛那犹如水坝决口一般的爱液,潺潺不休的沾满了我们三人身下的床单……

      渐渐地,房间里的我们三人停止了说话,只剩下肉与肉碰撞时所发出的“啪啪”声音,如果仔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被我和屠仁迪夹在中间的小媛此时正美目紧闭,洁白的贝齿死死咬在自己那性感的樱唇上,喉咙间也是传出阵阵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呻吟声,两条白皙、笔直的玉腿,则死死地交叉在一起盘在了我的腰后,一双娇嫩、白皙的小玉足也正随着我们的动作被颠上颠下,煞是诱人。

      不多时,只听见小媛口中一声大喊,整个身体也如筛糠一般抖动不停,很明显,小媛被我们弄出了高潮。此时躺在小媛身下的屠仁迪也是一声大叫,浓浓的白浊之液全都射进了小媛的体内。而正在操弄小媛菊穴的我也好不到哪去,从小媛的直肠深处传来的阵阵悸动也紧紧地把我的肉棒夹在里头,动弹不得,好像有无数的小手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滑弄着,我在这样的刺激下终於忍不住了!於是大喝一声,大量的精液直接喷在了避孕套里……

      真是可悲,自己的女友被奸夫射在了体内,来了回实实在在的中出!而我这个正牌男友却只能把精液射在避孕套里!悲剧!十足的悲剧!

      这时候屠仁迪又在小媛的耳边悄悄说着什么,惹得小媛一阵娇笑,而我也懒得去看了,赶紧爬起来,换上了我的演出服,轻轻躺到自己的床上,接着装晕。

      而屠仁迪则冲着我点点头,伸手去掉了小媛的眼罩和绑着她双手上的绳子,让小媛坐到了床边,然后屠仁迪又翻身下了床,拿过小媛那双被他的精液灌满了的透明高跟鞋,像是捧着圣物一般把它捧在手里,随后单膝跪在了床边,示意小媛把它穿上,而小媛则是娇羞不已的摇着头,但是她的一双玉足却缓慢的伸向了高跟鞋,然后在屠仁迪的帮助下缓缓地穿了进去。

      当小媛的一双玉足刚伸进鞋里的时候,突然停了一下,然后,她又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一双玉足全都伸了进去。当小媛把高跟鞋完全穿好以后,由於高跟鞋里的精液实在是太多了,所以有的精液居然顺着小媛玉足和高跟鞋的缝隙中慢慢的渗了出来,挂在了透明的鞋帮上、鞋面上。而藉着微弱的灯光,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媛那一双玉足上的十根玉趾,已经完完全全的浸没在了屠仁迪那又白又浓的精液中了,而且此时小媛居然还不停地用玉趾搅动着鞋中的精液,脸上也带着一副相当满足的表情……

      天啊……这还是我那个温柔似水、文静内向的女友吗?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