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鹿鼎记趣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7-23 00:00:53   


    韦小宝心想:「这人到底是谁?竟如此斗胆,难道是建宁公主?」他走到门边,拔下门闩,打开房门。一个身穿大红锦衣的少女,突然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,说道:「皇帝哥哥,你怎幺了,害我等了好半天,难道你怕了我不成,是不是,快说?」 韦小宝见这少女才十五六岁年纪,长有一张瓜子脸儿,嘴唇薄而优美,眉目灵动, 俏艳非常,仿如人间仙子一般,委实美得紧要。韦小宝一见眼前这个甜心儿,不由把眸子伸得老直,牢牢紧盯着她。见她虽然年纪尚幼,却已长得亭亭玉立,举止娉婷袅袅,再看她楚腰纤细,胸前双峰高挺,肤若凝脂,肌质晶莹,笑着时齿若编贝,说不出千娇百媚,极是招人喜爱,韦小宝一时瞧得如痴似醉,浑然忘我。康熙笑道:「谁会怕妳这个丫头啦?依我来看,怕你连我这个徒儿也打不过,凭妳怎配跟我动手。」 那少女感到奇怪,呆着道:「你收了徒儿,哪是谁?」 康熙把眼朝韦小宝望去,说道:「他便是我的徒儿小桂子,他的武功,却是我一手所传,还不快来参见师姑建宁公主。」 韦小宝心想:「果然是建宁公主。」他知道老皇爷共生有六名女儿,可是五女自细夭殇,唯一这个建宁公主长大成人,却是皇太后亲生的女儿。韦小宝自从看见皇太后和海老公一事,总想把自己灭口,因此平时极少走近慈宁宫,而公主又少到皇帝书房来,直至今日才得见到她,没想到她竟是一个如此娇美可人的俏娃儿。他听了康熙的话,知道是闹着玩儿,便即凑趣起来,笑嘻嘻的走上前请安,说道: 「师侄小桂子,叩见师姑大人,望师姑万福金……」 那个「安」字仍没来得出口,建宁公主朝他嘻嘻一笑,倏地飞起一脚,正中韦小宝的下颏。这一脚踢来,事先全没半点征兆,当时韦小宝又屈了一腿,正好躬身在她足边,一时间如何避得开?他一句话没说完,下巴突然给重重吃了一脚,下颚顿时合上,竟咬住了舌头,只痛得他「啊」的大叫一声,鲜血流了满襟。康熙看见,惊道:「妳……妳……」 建宁公主指着韦小宝笑道:「皇帝哥哥,你的徒儿脓包 连声怒?:「臭皮娘,烂骚货,老子若不把妳肏个翻天覆地,我就不是韦小宝!」然而身在皇宫,公主毕竟是主子,莫说是肏她,便连眼睛也不敢乱瞪一眼。康熙步上前慰问韦小宝:「怎幺了?咬伤了舌头?痛得很厉害幺?」 韦小宝苦着笑脸道:「还好,还好!」舌头咬伤,说话起来也不大清楚。建宁公主学着他口音,含笑道:「还好,还好,还没死得去!」不禁呵呵笑起来, 拉住康熙的手:「哥哥快来,咱们比武去。」 原来康熙早约好了妹子比武耍玩,好逗逗这个俏妮子高兴。不料韦小宝回宫,问起五台山一事,康熙早将这场比武之约忘了。那时他得到父皇的讯息,悲喜交集,心神恍惚,哪里还有兴致和妹子闹玩,便向她道:「此刻我有要紧事情,妳自己去练练罢,过了几天再比。」建宁公主一双弯弯的眉毛马上蹙了起来,撅着小咀说道:「江湖上英雄比武,该是不见不散,要是不来赴约,岂不让天下好汉耻笑于你?你不来比武,那就是认栽了。」 这些江湖口吻,她都是从侍卫们听来的。康熙道:「好,今日就算我栽了。建宁公主武功天下第一,拳打南山猛虎,足踢北海蛟龙。」 建宁公主又嘻嘻笑道:「还有足踢北海大毛虫!」飞起一脚,直向韦小宝胯下的大毛虫踢去。韦小宝前车覆,后车戒,早就留心注意,连忙侧身避过,她这一脚自然踢了个空。公主眼见皇帝不肯跟自己玩,又见这个小太监年纪高矮都和自己差不多,身手又颇灵活,正好拿他来试试招,便说道:「好!你师父既然怕了我,就由你这个徒弟顶上吧,跟我来。」 康熙向来欢喜这个活泼伶俐的妹子,实不忍太扫她兴,吩咐道:「小桂子,今日你就去陪公主玩玩,明日再来侍候。」 建宁公主突然叫道:「皇帝哥哥,看招!」握起两个粉拳,一招「钟鼓齐鸣」,突然向康熙太阳穴打去。康熙叫道:「来得好!」举手一格,转腕侧身,变了一招「推窗望月」,在她背上轻轻一推。公主站立不定,向外跌出几步。韦小宝看见,嗤的笑了一声。公主不由恼羞成怒,骂道:「死太监,笑什幺?」一 伸手,竟抓住了他右耳,硬生生将他拖出书房。若是韦小宝存心挡避,公主本该抓他不住,但他终究不敢无礼,只得任由她扭着耳朵出去了。建宁公主扭住他耳朵,直拉过一条长廊。书房外站着一大排太监侍卫,众人见了,心中均觉好笑,只是忌惮韦小宝的权势, 谁也不敢笑出声来。韦小宝连声道:「好啦,好啦,快放手,你要到哪里,我跟着你去便是。」 公主道:「你这横行不法的大盗头子,今日给我拿住了,岂可轻易放手?我先行点了你的穴道再说。」伸出食指,在他胸口和小腹重重戳了几下。她不会点穴,只是乱戳一气。韦小宝暗笑着大叫起来:「点中穴道啦!」一交便坐倒在地,脸上摆出目瞪口呆,就此不动。公主看见,立时又惊又喜,上前连踢了他几脚,见韦小宝仍然丝毫不动。公主喝道:「快给我起来!」 韦小宝仍是不动。公主还道自己真是误打误中,竟点中了他的穴道:「这样,我来给你解穴吧!」提足在他后腰用力一踢。韦小宝心想:「这臭皮娘见解不开我的穴道,势必还要用力再踢。」马上「啊」的一声,跳将起来,说道:「公主,你的点穴本领当真高明,只怕连皇上也万万不会这个。」 公主道:「你这个小太监当真奸滑得紧,我几时学会点穴了?」但见他善解人意, 心也自喜欢,说道:「快跟我来!」韦小宝跟随着她,拐了几个弯,来到他和康熙昔日比武的那间屋子。公主道:「闩上了门 一步。韦小宝左足横扫,公主扑倒在地,大叫:「死太监,你要真打幺?」 韦小宝夹手夺过门闩,便要往她头顶击落,只见她眼中露出又是恐惧,又是恼怒的神色,心中一惊:「这是皇宫内院,我这一闩打下去,那是大逆不道之事,除非把她杀了,再用化尸粉化去,否则后患无穷。」就是这幺一迟疑,手中高举的门闩,便再也打不下去。公主骂道:「死太监,还不拉我起来。」 韦小宝心想:「她真是要杀我,可也不容易。」伸出左手拉她起来。公主道:「你武功本来就不及我,只不过我自己不小心,绊了一跤而已。刚才你早已叫过投降,怎地又打?男子汉大丈夫,怎幺不守武林规矩?」 韦小宝额头鲜血淋漓,眯住了眼睛,用袖子抹去。公主笑道:「没用东西。来,我给你擦擦血。」从怀中取出一块雪白手帕,走近几步。韦小宝惟恐她有诈,急忙退了一步,说道:「奴才可不敢当。」 公主道:「咱们都是江湖好汉,须当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」边说边用手帕去抹他脸上的血渍。韦小宝突然闻到她身上阵阵幽香,心中微微一荡,此时两人相距甚近,连她一对玉峰,都已贴在自已身上来,再见着她一张秀丽动人的面庞,肌肤细嫩,又白又腻,胯下的肉棒禁不住这份诱惑,竟然硬了起来,心想:「这小公主生得确实美得紧要,要是把她脱个精光,细细把玩一回,不知修了几世福了!」 公主道:「快转过身来,我瞧瞧你后脑的伤怎样。」 韦小宝依言转身,心想:「先前我莫非多疑了,原来小公主真是闹着玩的,只不过她好胜心强,出手不知轻重。」 公主伸手轻轻抚摸他后脑的伤处,笑问:「痛得厉害幺?」 韦小宝道:「还好……」 突然之间,韦小宝背心一阵剧痛,脚下被她一勾,俯跌在地。原来公主悄悄取出藏在小蛮靴内的短刀,冷不防的忽施偷袭,左足踏住他背脊,提刀在他左腿右腿各戳一刀,笑道:「痛得厉害幺?你说『还好』,那幺再多戳几刀。」 韦小宝大骇,暗叫:「老子要归位了!」幸好背上有宝衣护身,短刀戳不进去,腿上这两刀亦非重 ,握住妳脖子,吸妳的血……」 公主「啊」的一声大叫,颤声道:「我杀你干什幺?」 韦小宝道:「那幺就快放了我!」 公主道:「不放!死太监,你吓我。」拿起烛台,用烛火去烧他的脸。烛火烧在脸上,嗤的一声,韦小宝吃痛,向后一仰,右肩奋力往她手臂撞去。公主手臂被撞,烛台落地,烛火立即熄了。她大怒之下,提起门闩,又夹头夹脑向他打去。韦小宝疼痛难当,害怕之极:「这次再也活不成了。」大叫一声:「我死了。」假装已死,再也不动。公主怒道:「你装死!快醒转来,陪我玩!」 韦小宝毫不动弹。公主轻轻踢了他一脚,见他丝毫不动,柔声道:「好啦,我不打你了,你别死罢。」 韦小宝心想:「我死都死了,怎能不死?狗屁不通。」 公主拔下头发上的宝钗,在他脸上,颈中戳了几下,韦小宝忍痛不动。公主柔声道:「求求你,你……你……别吓我,我……我不是想打死你,我只是跟你比武打架,谁叫你……谁叫你这样脓包,打不过我……」突然觉得韦小宝鼻中仍有轻微的呼吸声,心中一喜,伸手去摸他心口,只觉一颗心兀自跳个不停,笑道:「死太监,原来你没死。这一次饶了你,快睁开眼来。」 韦小宝仍然不动,公主却不再上他当了,喝道:「我挖出你的眼珠,教你死后变成个瞎鬼,找不到我。」拿起短刀,将刀尖指到他右眼皮上。韦小宝惊出一身冷汗,忙一个打滚,急急滚开。公主怒道:「坏小鬼头,你又来吓我。我……我非刺瞎你的眼睛不可。」跳将过去,伸足猛力踏住他胸口,举刀往他右眼疾戳下去。这一下可不是假装,她和身猛刺,刀势劲急,不但要戳瞎他眼睛,恐怕还要直刺入脑。韦小宝双腿急曲,膝盖向她胸口撞去,啪的一声,公主身子往后一晃,软软摔倒。韦小宝大喜,弯了身子,伸手拔出靴筒中匕首,先割开缚住双脚的衣襟,一站起身,便在公主头顶上重重踢了一脚,教她一时不得醒转,这才将匕首插入桌腿,转过身来,将缚住双手的腰带在刃锋上去轻轻擦动,只擦得两下,腰带便即断开了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